紅木家具行業黃金媒體

分站:中山東陽仙游新會

熱門搜索:順泰軒興成紅木御乾堂國壽紅木

第三期

輕文明與新中式

有沒有察覺,世界正在被“輕”顛覆?從納米級物體到高科技工具,從建筑設計到物品樣式,從對瘦的狂熱到輕食排毒,從滑翔類運動到各種放松手段,物質和文化領域的“輕”重塑著認知,帶我們擺脫一度代表敬意、莊嚴和財富的“重”。哲學家吉勒·利波維茨基在《輕文明》一書以法國為例,描摹了隱匿在當代社會的某些新變化,它代表的流動、喜悅、輕盈,也在中國初現端倪。

在20世紀來臨之際,尼采曾寫道:美好之物是輕盈的,一切神圣皆以靈巧之足奔跑。
在20世紀來臨之際,尼采曾寫道:美好之物是輕盈的,一切神圣皆以靈巧之足奔跑。

尼采的話從未如此恰如其分,“輕”正在搶奪主流!它是社會加速變化的動力,影響著時尚、設計、商業、娛樂、文化、生活、倫理、政治,每天都占領更廣的領域,同時它在各個領域的發展仍參差不齊,輕文明正是這樣一種方興未艾的新型文明。

例如,商業領域建立起享樂主義、趣味至上的參考標準,包括家具在內的消費品被包裹上趣味、享受的光環,消費世界傾向于讓人遺忘和減輕當下的重量,一切使人“對自己的身體和精神自我感覺良好”的事物蓬勃發展。輕奢主義是它的一條分支。

家具行業能感受的“輕”來自家具風格、樣式、材料、設計思想的迭代。從重到輕的變化,以建筑和設計的去裝飾化為源頭,新技術和新材料、新思想、新審美,三股力量在曲折前進中造就了“極簡”和著名的“少即是多”。在中國成長著的新中式家具正實踐著刪繁就簡,和“輕”不無關系。

盡管“輕”擺脫了過去的“輕佻、膚淺”之意,成為一種覆蓋全球的范式,但我們還是有一些不能承受之輕:如利波維茨基在書里寫的,當超出某個邊界時,輕浮之輕就會卷土重來。也就是說,當直接關聯我們生活的時候,“輕”依然是個嚴肅的話題,因為卸除一切思想重量意味著智慧流失,娛樂至死意味著逃避現實,過度瘦身意味著健康危機……特別是消費世界建立在生活原則和生活理念上的“輕”,它不能不承擔起能夠改變生活的責任之重。

新中式家具也一樣,不能為了讓更多人接受就隨意將其扯入“輕”的世界。文化之厚,責任之大,怎能隨意言“輕”?

(來源:第三期《新中式家具》  張星、何欣儀∕文  何欣儀∕編輯)

上一篇:新中式家居 流行輕奢風
下一篇:中式家具新體驗:新中式民宿 別樣中國風

大家喜歡看的

  • 雜志推薦
  • 卷首語
  • 新中式秀場
  • 特別策劃
  • 企業風采
  • 對話新中式
  • 推薦品牌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