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木家具行業黃金媒體

分站:中山東陽仙游新會

熱門搜索:興成紅木世珀紅木老周家居國壽紅木

您的位置:品牌紅木網 >> 紅木知識 >> 紅木家具文化 >> 正文

為您精選推薦更多加盟好項目

今天已有53人提交加盟信息

熱點圖文
紅木家具怎么打蠟?紅木家具廠資深老師傅的七招 紅木家具保養要用軟棉布擦拭灰塵保持漆膜亮度 雞翅木家具怎樣保養 不要用濕抹布,要用家具蠟 紅木家具清潔要適度 紗布擦拭灰塵不宜化學光亮劑 刺猬紫檀家具如何進行保養?防火、用油、要定期 紅木家具保養的方法根據表面處理工藝而不同 紅木家具保養:春夏秋冬小技巧 紅木家具為什么開裂??八個禁忌要注意 七個簡單操作談紅木家具保養技巧 【實用篇】正確的秋冬紅木保養知識!趕緊收藏! 東非紅木家具主要有哪幾種材質 紅木家具常見款式有哪些?融入傳統與現代相結合設計 花梨木茶臺特點 表面光滑、淡褐色為主耐用度高 紅木家具種類有哪些?二科五屬八類二十九種 紅酸枝木家具是古典家具的主流 堅而重結構細膩 看紋理棕眼和水波紋,可以辨別大果紫檀和大果紫檀 大自然的產物-紅木家具真的可以祛病療病、防病抗病? 4種雕刻手法 讓紅木家具更加具有藝術感 新國潮下的新中式紅木家具-視頻解說 廣作紅木家具特點有哪些?-視頻解說 馬未都以詩會友:黃花梨燈掛椅與觀復貓擦出怎樣的火花? 從宋式家具到當代中式家具,領略真正的“高級黑” 藝術的跨界 家具與建筑的“曖昧”關系 |《品牌紅木》 張輝:明式家具的雅與俗 紅木家具“硬”與“軟”的靈魂碰撞 紅木家具里的中秋元素 《世界家具藝術史》正式出版 一部世界家具藝術的百科全 紅木餐桌,感受人生百味 彭亮:中西家具的設計碰撞 |《品牌紅木》薦書 張輝:明式家具的螭龍紋與科舉制度(二)
張輝:明式家具上麒麟紋的祈子之意
來源:《中國藝術紅木》雜志   時間:2019/3/9 9:44:38   分享文章   返回品牌紅木網首頁
[摘要]麒麟紋與鳳紋相同,也是神話傳說中的瑞獸。麒麟紋形象融合了龍首、馬身、馬蹄、蛇鱗、牛尾等特征。晉代出現“麟吐玉書”之典,稱有麒麟吐玉書于孔家,書上寫:“水精之子孫,衰周而素王”(意為未居帝位而有帝王之德),次日孔夫子出生。孔子遂被后人稱為“麒麟兒”。于是,這種幻化出的動物成為圣賢、杰出人士出現的象征。麒麟兒在民間寓意為家有出息的孩子。隨著麒麟兒和“麒麟送子”含義影響的日益廣泛,麒麟紋飾成為早生貴子、子嗣繁盛的象征。

古代婚姻的最大目的是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儒家十三經之一的《儀禮.昏義》說:“昏禮者,將以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后世也。故君子重之。”

生育關系到家族的興旺、姓氏的繁衍。早生貴子是婚姻中男女雙方及家庭殷切的希望,子孫滿堂是古人的幸福標志。其至關重要的意義,當代人及后人可能越來越不能理解。

在古代的婚禮中,有諸多求子活動。婚禮儀式和用品大多體現著祈子的期盼。古人有一系列的類似巫術性的活動,希望通過它們達到多子的效果。這一習俗通過祈子圖案也表現在明式家具上,麒麟紋就是其一。

麒麟紋與鳳紋相同,也是神話傳說中的瑞獸。麒麟紋形象融合了龍首、馬身、馬蹄、蛇鱗、牛尾等特征。晉代出現“麟吐玉書”之典,稱有麒麟吐玉書于孔家,書上寫:“水精之子孫,衰周而素王”(意為未居帝位而有帝王之德),次日孔夫子出生。孔子遂被后人稱為“麒麟兒”。于是,這種幻化出的動物成為圣賢、杰出人士出現的象征。麒麟兒在民間寓意為家有出息的孩子。隨著麒麟兒和“麒麟送子”含義影響的日益廣泛,麒麟紋飾成為早生貴子、子嗣繁盛的象征。

在語言系統中,麒兒、麟兒、麟趾呈祥、鳳雛麟子、天上麒麟等語匯,均為對人家孩子的美稱。唐代杜甫《徐卿二子歌》云:“君不見徐卿二子生奇絕,感應吉夢相追隨,孔子釋氏親抱送,并是天上麒麟兒。”

在先古時期,麒麟的傳說紛繁多端,作為祥瑞象征,史上還有其他含義:麒麟為“麟、鳳、龜、龍”四靈之一,傳為仁獸,預示吉祥。歷代朝廷以其象征王政和盛世,有“麒麟出,王政興”之語。漢代有麒麟閣,陳列功臣畫像。唐代三品以上武官使用麒麟袍。清代一品武官補子上繡麒麟圖。清代一品文官補子上繡鶴紋,但武官之麒麟紋,顯然其地位不及文官之鶴紋。民間器物使用麒麟紋不會取意于此。

在歷史上,麒麟紋固然有多種含義,但在清早期家具紋飾圖案中,它專指明確,為“麒麟兒”、“麒麟送子”象征。麒麟紋上帶有明確的意義表達,尤其是“麒麟葫蘆”、“麒麟玉書”、“麒麟送子”紋飾。明式家具上的這類圖案直接表現了祈子求嗣的愿望,婚姻中的求嗣祝愿是這種紋飾圖案深厚的社會心理基礎。

祈子與婚禮活動緊密相連,這也透露了別樣的玄機,那就是有這些圖案的家具為婚嫁家具。在許多明式家具上雕飾麒麟紋及相關圖案,為了視覺的美感,設計常常突顯了麒麟紋飾。如麒麟葫蘆紋上的葫蘆紋極小;麒麟玉書紋上的卷書紋隱蔽。以致長久以來,它們只被稱為麒麟紋,在意義解讀上,至多是認為麒麟紋有祥瑞寓意。好在此類葫蘆紋、玉書紋不難辨析。其實,正由于有了葫蘆紋、玉書紋的存在,麒麟紋的祈求子嗣之意才明確無誤地可以坐實。以至于有些麒麟紋中沒有葫蘆紋、玉書紋、送子紋等,筆者根據紋飾圖案的簡化規律,也可以確定其為麒麟送子之意。

清早期后,明式家具雕飾發展迅猛,除了螭龍紋、螭鳳紋以外,麒麟紋是重要的裝飾圖案。在許多明式家具上可以見到與早生貴子、人丁興旺祈愿相關的麒麟紋、麒麟送子紋、麒麟葫蘆紋、麒麟玉書紋等。麒麟紋不但常見于鏡臺、官皮箱、盆架等典型的臥室妝奩用具上,在圈椅、交椅、翹頭案等大型器物上也時有所見,為家境豪富者婚嫁時置之。

下面可以觀察各類雕有麒麟紋的家具作品: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葫蘆紋交椅(長70 厘米、寬46.5 厘米、高112 厘米  選自莊貴侖:《莊氏家族捐贈上海博物館明清家具集萃》,兩木出版社)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葫蘆紋交椅,長70厘米、寬46.5厘米、高112厘米
(選自莊貴侖:《莊氏家族捐贈上海博物館明清家具集萃》,兩木出版社)

黃花梨麒麟葫蘆紋交椅靠背板開光上的透雕麒麟葫蘆紋是統帥全器的視覺中心,是理解其社會含義的重點。

交椅前梃左右兩側各有一螭龍紋,其中間為雙螭尾紋,螭龍紋各自身后,又顯露一點點草葉狀的螭龍尾端。完整的螭龍和螭尾紋(小螭龍尾部)組成子母螭龍題材。這是明式家具“紋飾簡化”的一種體現,常在一些家具的牙板、前梃中存在。螭尾紋因為是左右成雙存在,也可稱為雙螭尾紋。

麒麟紋,祈子也;子母螭龍紋,教子也。兩者常常相伴而行,表達著當時家庭最重要的兩個價值觀。在一件家具之上,有子母螭龍紋和麒麟送子紋,明確表明麒麟紋和子母螭龍紋屬于一個意義的符號系統,祈子、教子寓意同在。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葫蘆紋圈椅,長67.3厘米、寬64.2厘米、高100厘米(選自安思遠:《洪氏所藏木器百圖》第二卷)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葫蘆紋圈椅,長67.3厘米、寬64.2厘米、高100厘米(選自安思遠:《洪氏所藏木器百圖》第二卷)

黃花梨麒麟葫蘆紋圈椅靠背板開光上雕麒麟葫蘆紋。“這對黃花梨圈椅堪稱小細作精美工藝的典范。它有不平常三接椅圈以及生動遒勁的雕刻裝飾。靠背板上浮雕的壸門式開光中,一只麒麟騰躍而起,其蹄尖則懸蕩著一對系著飄帶的葫蘆。”(安思遠:《洪氏所藏木器百圖》第二卷,頁701)椅圈三接,在圈椅中有少數存在,由于下料曲度的關系,三接椅圈使座面縱深加大,椅子視覺上有雄闊之感。

清人徐珂所撰《清稗類鈔》是清代掌故遺聞的匯編,其中記載,康熙年間,江西崇仁的賈家、謝家同日娶媳婦,“兩家香車遇于陌上,時大雪,幾不辨途徑,車各飾彩繪,覆以油幕,積雪封之一二寸,行二三里,同憩于野亭。”她們分手時,分別上錯車,致使一家的紫檀鏡架等奩具被另一家新娘拿走,未陪嫁鏡臺的新娘到了夫家后,看到紫檀鏡架等妝奩,又問過新郎姓氏,知道有誤,但“心艷其富”,“姑冒昧以從之”。(清徐珂:《清裨類鈔》,頁2045,中華書局)。

康熙時期的紫檀鏡架——陪嫁——富有,這些要素令人聯想到明式家具中各式各樣的鏡架、鏡臺實物,可以說這一類別家具均為妝奩,它們典型地代表了婚嫁家具諸方面特征。許多黃花梨鏡臺上的基本圖案為麒麟紋、螭鳳紋、鸞鳳紋、喜鵲紋、子母螭龍紋等,可以說件件都帶有特定的觀念含義。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送子紋鏡臺,長63.3厘米、寬37.2厘米、高91.2厘米(佳士得紐約有限公司,1996年9月)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送子紋鏡臺,長63.3厘米、寬37.2厘米、高91.2厘米(佳士得紐約有限公司,1996年9月)

黃花梨麒麟送子紋鏡臺上部的正中屏背板透雕麒麟送子紋。其兩旁屏鳳雕鳳紋,前圍子雕小螭龍紋,抽屜面板雕梅花紋(喜鵲登梅紋的簡化)。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送子紋臉盆架,高176厘米、寬60厘米(選自莊貴侖:《莊氏家族捐贈上海博物館明清家具集萃》,兩木出版社)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送子紋臉盆架,高176厘米、寬60厘米(選自莊貴侖:《莊氏家族捐贈上海博物館明清家具集萃》,兩木出版社)

黃花梨麒麟送子紋臉盆架上最為醒目處為中牌子,其上透雕麒麟送子紋,表明了祈子愿望,也表明了此物為婚嫁時制作。麒麟送子紋四周飾山石、芭蕉、卷草紋。搭腦出頭圓雕云龍頭紋,云龍口中含珠。掛牙肥大,雕螭龍紋。整個臉盆架圖案刻意求工,風格秾麗。明式家具上,有些麒麟紋上沒有葫蘆紋或送子紋,但其意與“麒麟葫蘆”或“麒麟送子”一樣。這是明式家具“紋飾簡化”機制的表現。

明式家具紋飾圖案在發展中,設計上有一種紋飾簡化的調整機制,即原來一個圖案中存在的兩個以上的形象,后來,一個主體形象被保留,其他形象以不同形式進行了簡化或取消,但原有圖案的形象含義、寓意依然保存,被社會共同認可。在這種紋飾簡化調整機制下,明式家具上的麒麟紋可以代表麒麟葫蘆紋、麒麟玉書紋、麒麟送子紋。例如黃花梨麒麟紋官皮箱,雙門上雕有顯赫的麒麟紋,單獨的麒麟紋是麒麟送子紋的紋飾簡化形象,官箱上的祈子圖案進一步表明官皮箱的妝奩用途。對于官皮箱,坊間有各種各樣的解讀,它被認為是便于官員外出攜帶的器具,盛放官印、文件,或被認為是文具箱。現在看來這些都是望文生義的解讀。官皮箱與“官”無關,也少見皮質的,多為木質或大漆制品。其名來源之莫名和無解,一如“南官帽椅”、“玫瑰椅”等名稱。從形制沿革、結構及裝飾圖案看,官皮箱是梳妝臺架和梳妝包功能合一的女性用箱,并成為嫁妝必備。這在大量的明代刻本資料中可見,如明萬歷刻本《西廂記》版畫插圖中臥房里的官皮箱、明萬歷《倩女離魂》版畫插圖上的官皮箱、明湯顯祖《玉茗堂還魂記》版畫插圖上的官皮箱。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紋官皮箱,長41.5厘米、寬31.5厘米、高37.5厘米(北京瑞寶閣藏)
清早期黃花梨麒麟紋官皮箱,長41.5厘米、寬31.5厘米、高37.5厘米(北京瑞寶閣藏)

打開官皮箱箱蓋,平屜上可以置放鏡架和銅鏡等物或其他梳妝用品。鏡架可支起、可放下。鏡架多為活拿,在現遺存的官皮箱實物上已基本遺失。箱門內設多個大小不一的抽屜,可以放置女性的梳妝用品。王世襄指出:“由于‘官皮’二字費解,前人對它的用途說法不一,再加上明代宮廷有漆木制者,采用考究的髹飾做法,如剔紅、雕填、百寶嵌等,造型大同小異,有的只有抽屜,不設平屜,似乎只宜存放小件文玩及圖章等,故使人困惑,未能斷定其用途。不過傳世實物既如此之多,只能是家庭用具而不像是官方衙署中物。其花紋雕飾又多為吉祥圖案,且往往與婚嫁有關,如喜上眉梢,麒麟送子等,故可信為陪嫁妝奩(lian),乃婦女用具。”系統地觀察各種材質官皮箱的結構,同時對照明代出版物上的插圖資料,可以明確官皮箱為妝奩箱,同時它也是陪嫁用品。(王世襄:《談幾種明代家具的形成》,《收藏家》,1996年第2期。)

傳統圖騰性符號、神話傳說的形象紋飾,流傳到明清時期,裝飾性雖然逐漸加大,但觀念性一直未減。在明式家具上,麒麟紋、鳳紋、螭鳳紋觀念符號意義就遠大于裝飾性。可貴的是這種圖案上強烈的觀念性,并未減弱家具對視覺美的追求。以致長久以來,其瑰麗精妙的藝術成就,令當代人幾乎忘掉了它們的觀念本意,麒麟紋就是如此。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

(來源:《中國藝術紅木》雜志2019年年刊  張輝∕文  張星∕編輯)

標簽: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